中医药文化读本
您的位置:主页 > 中医药方 >

山东名老中医韩子江应用土茯苓经验

作者:中医药方 发布:2022-07-26 16:11 来源:www.zhongyaowenhua.com 阅读:



山东名老中医韩子江应用土茯苓经验
 
  山东省泰安市中医二院(271000)丁爱国,江翠红
 
  韩子江认为土茯苓长于健脾利湿,集补泻清利于一物、临床应用范围广泛。文中介绍治疗无名高热、久泄、肾炎、多寐、痹证及皮肤顽疾的运用经验,可资临床参考。
 
  韩子江老师早年毕业于山东中医学院,从医三十余年,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临证中,尤擅长应用土茯芩。他认为土茯苓甘淡气平,无毒无味,健脾益气,除湿利水,清热解毒,集补泻清利于一物,是一味健脾利湿之良药,临床应用范围广泛。笔者跟师学习,聆听教诲,颇有所得,今举其要,以飨同道。
 
  1、清热利湿解毒治无名高热
 
  所谓无名高热是指经现代医学详尽检查仍不能明确其发热原因,并经抗生素治疗效果不佳者。此类患者往往病程较长。韩老师认为,无名高热乃邪热炽盛之表现,其所以久治不食,往往与邪热挟湿有关。临床常选取具有清热解毒利湿功效的土茯苓为主自拟“无名高热方”,由土茯苓、柴胡葛根、苦参、生石膏、大黄、黄芩、羚羊粉等10余味中药组成,疗效确切。
 
  例:王某,男,37岁。1995年7月20日诊。患者一月前开始发热,伴恶寒汗出,咽痛,周身疼痛,体温高达39。9℃,曾在泰安市某医院住院20余天,经血、尿、大便、肝功、抗血沉、出血热抗体、肥达氏反应、X线等检查均无明显阳性发现,骨精象正常。经先后应用青霉素、丁胺卡那需素、头孢唑啦钠、菌必治等抗生素及煎服10余剂中药而不效,送请韩老师诊治。其时患者发热,头身困重,口中粘腻苦涩,小便黄赤。舌质红、苔黄腻,脉濡数。证属湿热为患。拟清热解毒利湿为治法。
 
  处方:土茯苓30g,苦参15g,生石膏30g,丹皮12g,黄芩15g,柴胡20g大黄10g,葛根30g,羚羊角粉(冲)1g。
 
  水煎服1剂后体温降至37。3℃2剂后体温37。0C3剂后体温未见异常。继服3剂以清余邪,病遂告愈。
 
  2、健利湿治久泄
 
  久泄责之脾虚湿盛,虚实错杂,相因为患,遂成痼疾。土茯苓具健脾利湿之功,因此韩老师喜用本品治疗慢性泄泻。其所拟治疗久泻方“真人养脏汤加减”即以土茯苓为主组成,由土茯苓、党参、御米壳、焦楂、川连、木香、肉蔻、砂仁等组成,补泻兼施,标本兼顾,较全面顾及了慢性泄泻虚实错杂的多种病理改变。
 
  例:张某,男,67岁。1992年10月5日就诊。每因进食不慎即发泄泻,发时大便呈水样,完谷不化,持续数日而渐缓,平素大便不成形,病已5年,加重1周,形体消瘦,面色萎黄,气短无力,曾经中西医多方治疗而效不佳,求韩老师诊治辨证属脾虚湿盛。
 
  处方:土茯苓30g,人参10g,白术12g,焦楂30g,川连10g,御米壳10g,木香10g,肉豆蔻8g,砂仁10g,白芍30g,甘草5g,水煎服。
 
  3剂后症状大减,腹泻止,纳食增,继以上方加减调治月余,多年病疾遂告痊愈。一年后随访,病未发。
 
  3、清热利水治肾炎
 
  急性肾小球肾炎属中医“水肿”范畴,其病之成,韩老师认为系外邪侵袭肺卫,肺失宣降,通调失职,水溢肌肤,而在疾病的整个过程中,湿热之邪始终存在,清热利湿应是治疗本病的基本法则,土茯苓淡澳利湿消肿,韩老师临证时常配合自拟少“坤草茅相汤加减治疗急性肾炎。其所用基本药物:土茯苓、茅根、坤草、银花、竹叶、黄芪、生地、蒲公英、蝉蜕、三七粉等,收效颇佳。
 
  例:戴某,男,15岁,1994年8月7日就诊。一周前曾患感冒,咽痛,恶寒发热。近一周出现肢体困重,小便减少,腰痛,眼睑及下肢浮肿。尿检示蛋白廿,红细胞册,白细胞,颗粒管型0~2。舌红、苔薄黄微腻,脉弦。BP;21/12kPa。诊为急性肾小球肾炎。证属外邪侵袭,湿热留恋。治宜清热利水。
 
  处方:土茯苓30g,坤草30g,茅根30g,竹叶10g银花15g,黄芪15g,生地15g,蝉蜕10g,蒲公英30g三七粉3g。连服15剂,尿检正常,继用15剂病愈。至今尿检正常。
 
  4、健牌益气治多寐
 
  多寐一证,多与脾虚湿困有关,因此韩老师治多寐每以健脾益气、利湿醒神立法,土茯苓具健脾利湿之功,服之“健行不睡”故本品为其必用之药。临证时常配黄芪、佩兰、苍术、菖蒲、藿香、半夏、砂仁等。推而广之,大凡临床症见倦怠嗜卧、精神萎摩等,于方中加上土茯苓,均有良效。
 
  例:张某,男,48岁。1996年2月10日就诊。近月来甚感全身疲乏无力,倦怠嗜卧,下肢沉重,食后尤甚,并感头晕健忘,反应也显迟钝,纳食不香,大便不畅,查形体较胖,精神萎靡,BP16/10KPa心肺肝肾及颅脑检查均未见异常。舌体胖色淡、苔白腻,脉滑略弦。证属脾虚湿困,系平素饮酒无度,脾胃受戕,湿从内生,气机不畅,阳气不达而成。
 
  处方:土茯苓30g,清半夏10g,川连10g,石菖蒲15g陈皮10g,佩兰10g,砂仁10g,黄芪20g,苍术10g甘草3g,大黄3g。
 
  3剂而症减,再服5剂病告愈。

  5、利湿舒筋治痹证
 
  痹证是因感受风寒湿热等邪而致的肢体关节疼痛、酸楚、重着及活动障碍。病因之中,尤以湿邪为各类痹证之必备因素,故祛湿是治疗痹证之重要原则。土茯苓有“强筋骨,去风湿,利关节”之功,故韩老师临证每以土茯苓为主,寒湿痹证常与桂枝秦艽、狗脊、细辛、白芷、川芎等伍用,湿热痹证则多与苍术、忍冬藤、苡仁、赤芍、生地、独活等配合,随证灵活加减,收效颇多。
 
  例:安某,女37岁。1995年7月26日就诊患者有风湿性关节病史5年,近2周复发,自感右膝关节红肿疼痛,屈伸受限,关节周围并见2个风湿结节、色暗红、触疼,血象偏高(WBC11。2x10/L),抗O>400u,ESR30mm/h舌质红苔薄黄微试,脉滑数。证属湿热痹证,予清热利湿,祛风通络。
 
  处方:土茯苓30g,忍冬藤30g,赤芍15g,丹皮15g柴胡12g,防风10g,牛膝12g,独活10g,生地15g,红花10g。鸡血藤30g。水煎服。药渣煎水外洗患处。
 
  5剂而痛止,肿消,继服5剂以巩固疗效。
 
  6、祛湿解毒治皮肤顽疾
 
  皮肤疾患的发病,常与风、湿、热、毒等密切相关。而湿疹、牛皮癣(神经性皮炎)银属病等皮肤顽疾,与湿邪关系尤密。湿性粘滞,缠绵难愈,故祛湿解毒是治疗这些皮肤疾患的重要环节,韩老师对这些皮肤疾患的治疗颇有研究,常取内服外治相结合,其所拟治牛皮癣、湿疹等之杏仁、轻粉外涂剂,配合土茯苓为主的内服方(由土茯苓、苦参、白矾、川椒、蛇床子、丹皮、蝉蜕、红花等组成)清热祛湿、解毒祛风,治愈了无数皮肤顽疾。
 
  例:马某,女,56岁。1995年5月23日就诊。近月来发现颈部及上下肢多处丘疹,密集成群,肤色淡褐,局部皮肤变厚,瘙痒甚搔之有脱屑,曾外涂皮炎平、肤轻松、尿素软膏等,症状无明显好转,病变周围有明显抓痕和血痂。舌质红、苔薄黄微腻,脉濡。证属风湿热型牛皮瘤(神经性皮炎),予清热利湿、祛风解毒。
 
  处方:土茯苓30g,防风10g,苦参10g,丹皮12g,生地15g,蝉蜕10g,川椒6g,红花10g,白矾3g,川军5g蛇床子10g,白鲜皮20g。水煎服。
 
  同时予杏仁10g、轻粉10g,杏仁捣碎与轻粉并置容器内,冲入150ml开水,浸泡3小时后用棉棒蔬涂患处,日2次,注意勿涂于破损处以防轻粉中毒。
 
  5日后复诊,痒止,皮损明显好转,继用上法半月病愈。3个月后,疾病复发,但较轻,再用上法而愈,至今未再发。
 
  上面所举,仅是韩老师应用土茯苓所治疗的部分病证,除此之外,他还广泛用治上呼吸道感染、泌尿系感染、黄疽等及多种皮肤疾患,从其所治来看,土茯芩贵在健脾祛湿,故大凡脾虚湿盛为患皆可应用。应用之时无特殊禁忌,用量宜大。
 
  (收稿日期1997-10-12)




































  • 熊继柏================================== 09-23
  • 梅国强================================== 09-23
  • 廖品正================================== 09-23
  • 薛伯寿================================== 09-23
  • 刘嘉湘================================== 09-23
  • 李佃贵================================== 09-23
  • 果盛教育官方公众号

    果盛教育官方公众号

    课外书大全读后感公众号

    课外书大全读后感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