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文化读本
您的位置:主页 > 古今名医 > 现代 > 裴正学 >

《裴正学教授医学讲座》中西医结合治疗白血病

作者:古今名医 发布:2021-09-13 17:57 来源:www.zhongyaowenhua.com 阅读:



裴正学教授医学讲座》中西医结合治疗白血病分析
 
    (一)兰州方是我国首例中药为主完全治愈白血病案例
 
    20世纪60年代,余在甘肃天水地区医院内科负责,时值文革将起,医院管理混乱,一患者马长生由兰州医学院附属医院转来,诊断:急性单核细胞白血病(M5)。该患者颜面极度苍白,呼吸高度短促,大有奄奄一息之态,急查血红蛋白仅2g/L,白细胞总数1000/mm3,骨髓象符合急单骨髓。
 
    兰州医学院附属一院血液科曾予化疗、支持3月余,病情愈来愈重,家属要求会天水原籍治疗,故来我院。经用中药治疗,配合输血及西药支持、抗感染,病情逐渐好转,先后住院3次合计住院时间共200余日,服用中药共计400余剂,至1968年3月(经治2年后)再次就诊时,患者之血红蛋白已升至14g/L,白细胞总数4300/mm3,指标正常。
 
    患者奇迹般治愈,余为之一振,高兴之余尚留几分困惑,遂携骨髓片前往兰州医学院,找到了当时西北地区著名血液病专家张爱成教授,并与其共同商讨此例患者之治愈,经观察骨髓片,确定白血病治愈无误。后来于1974年全国血液病会议上报告了此例患者之治愈,引起与会代表之高度重视,并特别邀请患者马长生赴苏州会议现场听取代表之咨询和进行了相关之检查,大家一致认为此例患者确系经中药为主完全治愈之我国首例白血病案,并一致同意将治愈此例患者之主方称之为“兰州方”。现将“兰州方”之组成抄录于下:生地12g、山萸30g、山药10g、桂枝10g、白芍10g、甘草10g、生姜6g、大枣4枚、浮小麦30g、人参须15g、潞党参15g、太子参15g、北沙参15g、麦冬15g、五味子6g,水煎服,一日1剂。
 
    (二)中医药治疗兰州大学二年级学生刘丽刚案例
 
    2002年3月,余治疗兰州大学二年级学生刘丽刚,男,20岁,患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L2),曾在兰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血液科确诊,并多次住院输血、化疗,病情仍然反复发作,血红蛋白在6g/L上下浮动,白细胞1000~2000/mm3间波动,骨髓象原始淋巴细胞在30%~90%间波动,无缓解征象。
 
    余予前述之“兰州方”加味,同时令服余研制之“裴氏升血颗粒”、“青蔻胶囊”等(按:裴氏升血颗粒为前述兰州方加味制成之冲剂,由甘肃省医学科学研究院制剂室监制;“青蔻胶囊”为余数十年治疗骨髓增生性疾患之又一经验方,由兰州荟萃堂药店监制,二药均为医生处方用药)。
 
    经过半年之调治,患者情况逐日好转,血红蛋白增至16.2g/L,白细胞4000~5000/mm3,骨髓象呈完全缓解,原始淋巴细胞稳定为“0”,此种骨髓象已维持半年无变化,至2003年6月患者已1年3个月未用化疗。此例患者之治愈先后在江西《南昌日报》、《甘肃日报》长篇进行报道。患者原籍江西赣州,曾回老家调治服用上述药物,病情好转后在南昌医院骨髓涂片诊断痊愈,后来兰州复诊,诊断与南昌完全一致。目前患者已复学上课,身体一般状况良好,继续服用裴氏升血颗粒、青蔻胶囊等药。
 
    上述2例之治愈,说明中医中药对白血病确有良效。余行医60余年,经治急性白血病患者无数,深深体会到凡坚持中医中药治疗之患者均可不同程度延长存活上。
 
    (三)中医擅长用扶正固本之法治疗百病
 
    白血病无论慢性或急性,以中医观点看来皆属虚证范畴。《素问·评热病论》“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素问·逆篇刺法论》“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说明机体之自身正气是抵抗疾病的主要因素,中医擅长用扶正固本之法治疗百病,此法对急性白血病之治疗尤为适合。
 
    笔者创拟之“兰州方”,用四参大补中气堪称扶正固本之主药,党参、麦冬、五味子乃生脉散也,方出《千金方》,为益气养阴之名方,山萸、生地、丹皮、山药乃六味地黄汤也,取补肾益血之寓意,况大剂量山萸肉已有改善骨髓造血功能之报告,此“肾主骨,骨藏髓,髓血同源”之明证耳。总之扶持正气是治疗急性白血病之大法,扶正则却邪,“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也。
 
    (四)青蔻胶囊之蟾酥和青黛功效分析
 
    笔者创研之“青蔻胶囊”采用了蟾酥、青黛二味主药置于胶囊,每服一粒,日服2~3次。蟾酥者脊椎动物蟾蜍之皮脂腺分泌物也,味甘、性温、有毒。传统中医谓具解毒消肿、通窍之痛之功,现代药理研究证实该药具有强心、平喘、消炎、止痛、抗癌之功效。
 
    笔者于文革前遇一皮肤癌患者,背部见菜花样肿物,触之有出血,半年内患者消瘦、贫血、衰竭,背部肿物涉及面积已达20cm*20cm之大,向皮外凸出约3mm高,其上端布皱裂、鳞屑,局部尚有脓样分泌物,恶臭。
 
    余予蟾酥、紫草共研极细,分装胶囊400个,日服3次,每次2胶囊。另以五倍子、紫草、大戟、血竭共研极细,加陈醋,煎熬成黑酱色药膏,外敷,2d换药1次,换药前先以生理盐水棉球清理局部。上述治疗连续2月,局部病变逐渐萎缩,患者精神亦逐日好转,用药1年余,该皮肤患者完全治愈。
 
    鉴于此例之启示,余在治疗白血病的思维中对蟾酥寄予特别兴趣,遂翻阅国内外资料见蟾酥治癌之报告多篇。其中湖南医学院二附院将蟾酥0.15~0.3g装入胶囊,每晚睡前服1粒,治疗急性粒细胞性白血病取得明显疗效。鉴于此,余之“青蔻胶囊”中首选了蟾酥一味。
 
    青黛为爵床科植物马兰、蓼科植物蓼兰、十字花科植物菘兰之叶,三种植物之叶中含有蓝色之色素,粗炼品称之曰蓝靛,此即青黛也,味咸,性凉,传统之中药也,具清热解毒,凉血清肝之功效。
 
    中国中医研究院周霭祥教授研制之青黄散治疗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25例,完全缓解18例(72%),部分缓解(28%)。青黄散由青黛、雄黄二味以9:1量混匀共研极细,装为0.3g之胶囊,每日0.6~1.5g,分3次冲服。后来有人从青黛中提取出靛玉红,证明为青黛中治疗白血病之主要有效成分。
 
    《中华血液病杂志》(1980.3)载靛玉红治疗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314例,缓解率达87%,疗效远远超过青黛及青黄散。鉴于上述资料之启发,余之青蔻胶囊中选择了青黛一味。青蔻胶囊之应用意在增加祛邪之力度,盖扶正固本虽寓“扶正以祛邪”之意,然终是缓则治本之法,青蔻胶囊则具急则治标之含意,二者同用可见相得益彰之效。鉴于蟾酥具强大之致吐副作用,胶囊中加入少许草寇,使之和胃健脾、行气降逆,从而达到止呕目的。
 
    上述方药之治疗,尚需与西医之支持、抗炎、输血等联合应用,单纯之中药治疗对急性、重危之患者绝难胜任。笔者认为,白血病之治疗,是当前中西医联合攻关的重大课题,也是中西两种医学各善其长的系统工程,只有在中医、西医有机的配合下,在临床和科研齐头并进下,不断总结经验,不断提高疗效,从而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最后达到治疗白血病理想疗效之目的。




































  • 标本阴阳《本草纲目》序例上第十一章================================== 09-18
  • 五味偏胜《本草纲目》序例上第十一章================================== 09-18
  • 五味宜忌《本草纲目》序例上第十章================================== 09-18
  • 中医药文化中小学生读本招商加盟代理项目特点================================== 09-17
  • 中医药文化产业链招商加盟代理政策扶持有保障================================== 09-17
  • 中医药文化读本进校园项目全国招商代理前景广================================== 09-17
  • 果盛教育官方公众号

    果盛教育官方公众号

    课外书大全读后感公众号

    课外书大全读后感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