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文化读本
您的位置:主页 > 古今名医 > 现代 >

何同录

作者:名老中医 发布:2022-12-01 14:59 来源:www.zhongyaowenhua.com 阅读:



何同录
 
  何同录,男,满族,陕西省西安人。主任医师,研究员。
 

 
  曾任西安市新城区中医医院院长。是全国第二批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
 
  【诊治范围】
 
  擅长治疗妇女不孕症、习惯性流产、崩漏、痛经。
 
  【教育经历】
 
  1964年3月毕业于西安市卫生局中医二班。
 
  【工作经历】
 
  曾任西安市新城区中医医院院长。
 
  【学术思想】
 
  1、重在调、补,不尚玫伐
 
  何老认为,妇人禀质柔弱所患疾病以虚证多而实证少,即使有实证表现,亦多虚中夹实,全实者甚少。所以治疗当以调理和补养为主,用药则多为温和平淡或甘温滋润之剂。妇科固然以虚为多,然亦有诸多实证,可用疏导、消散等法,但决不可利用峻利、猛烈之品而妄加攻伐,否则极易地伤正气。比如闭经一病,有“血枯”与“血隔”之别,枯者,精血不足,无以充盈,源断其流,治之自当补养精血。而隔者,气滞血瘀或痰湿阻滞,阻隔不通,虽则看似实证,实为虚中夹实,肾虚血亏是其根本,所以治疗不可率尔破气破血,一味通利,而应补中寓通,通中寓补,否则愈通愈虚,气血重伤,肾气更亏。正如张景岳在《妇人规》中所说:“欲其不枯,无如养营;欲以通之,无如充之,但使雪消则春水自来,血盈而经脉自至,泉源混混,又孰有能止之者”。再如症瘕一病,以其小腹胞中结块,经久不散,坚牢难消,一般认为乃气滞、血瘀、痰结之全实证,理当破气破血,攻积削坚。但何老认为,此证根本是正气先有亏虚,方使有形之邪有留聚之隙,所以其治疗亦不可一味猛攻滥伐,使症积未消而正气先伤。而应当扶正与祛邪井举,即使要攻要消,也要时时顾护正气,护养胃气,中病即止。如此才能使症瘕之疾渐消缓散,亦即《医宗金鉴·妇人心法要诀》所言之“养正积自除”。
 
  2、温养为主,慎用寒凉
 
  何老认为,妇人属阴,虽曰血常不足,但因其经行产后每易感寒受冷,加之起居饮食调摄不慎,极易损伤阳气,而致胞宫、冲任虚寒或寒凝气滞血瘀。且妇人以血用,而“血气者,喜温而恶寒,寒则泣不能流,温则消而去之”(《素问·调经论》),所以治疗妇科疾病当以温和调补为要,不可轻易使用寒凉尤其是苦寒之品。何老十分赞赏李东垣李中梓等倡导温补之医家,如李东垣在《内外伤辨惑论》中说:“阳旺别能生阴血”;李中梓在《医学入门》中则更加明确地指出:“故凡温热之剂,均为补虚;寒凉之剂,均为泻实。……譬如向阳之草木易荣,潜阳之花卉善萎也。故气血俱要,而补气在补血之先;阴阳并需,而养阳在滋阴之上。是非昂火而抑水,不如是不得其平也”。正因如此,何老临证善用温通、温养、温补之剂,而慎用寒凉。尤其是苦寒之品,何老认为极易伤阳败胃,杀伐生机,凝滞气血,非实火、实热极盛,决不轻投。
 
  3、突出补肾,重视疏肝、健脾
 
  “肾无实证”。何老认为,肾气、肾阳不足,肾精、肾阴亏虚,确可导致经、带、胎、产、杂各种妇科疾病,所以临证将补肾置于十分突出之地位,而于温补肾阳一法,尤其擅长。比如,他认为月经后期、闭经,其根本在于肾阳不足,命火不旺,譬犹釜底无火,釜中之水难以及时沸开一样。而胞宫虚寒,又每易导致宫寒不孕,所以治疗即以补肾阳、壮命火、暖宫散寒、调经育子为法,其效验案例,不胜枚举。女子“有余于气,不足于血”,其有余之气,实以肝气郁滞为主;不足于血,亦以肝血不足为要。而肝血不足,肝气有余,可致月经不调,经行乳胀、痛经、经行情志异常、产后乳汁过少,甚至导致不孕或结为症瘕,所以何老临证十分注重养血柔肝、疏肝理气。而脾虚气血生化无源或脾不统血,或脾不健运水湿停聚,可致月经后期量少,胎动不安,子肿,带下,不孕,以及各种出血之证如崩漏、胎漏、产后恶露不绝等等。因此,何老同样十分重视益气健脾,利水祛湿。而临证肝郁脾虚、肝脾不调兼而有之者甚多,故调理肝脾或疏肝健脾,实为何老恒用之治法。
 
  4、妇科血证、痛证、带证,治疗各有常法
 
  所谓女科血证,是指妇科各种出血或有出血倾向性病证,如月经先期、月经过多、经期延长、经期间出血、崩漏、胎漏、产后恶露不绝等等。张景岳有云:“血动之由,唯火唯气。”火热灼伤血脉,迫血妄行可致各种出血;气虚、气陷,统摄失职,冲任不固,亦可致各种血证。何老认为,妇科血证因气虚不摄者多,即脾虚失统,肾虚不固;因火热者少,即使有热,亦以其出血,多热随血泄。所以治疗妇科血证,多以益气摄血、补肾固冲为法,多年来总结一方名为益气摄血汤,其组成为:生黄芪、仙鹤草、乌贼骨,党参、白术、山药、山萸肉、川断、杜仲、芥穗炭,生草。临证每以此方适当加减化裁,效验甚众。若气虚明显,量多如崩、心悸气短、头晕汗出者,加大党参量,甚则用红参炖服;若气阴两虚,兼有口干而渴,舌质略红者,去生芪,加用沙参或太子参,麦冬;若兼有瘀血,血色暗有块,小腹作痛者,加用茜草炭,血余炭,或炒蒲黄;若兼虚寒,血色淡黯质稀,或小腹冷者,加用炮姜,焦艾叶;若出血日久不止者,加用阿胶,棕炭。若确属阳盛血热或阴虚血热,则据其虚实,分别投以清热固经汤或两地汤合二至丸化裁,亦每应手取效。妇科痛证,包括痛经、经行身痛、经行头痛、妊娠腹痛、产后腹痛、产后身痛、杂病腹痛等病证。痛证之病机不外不通则痛或不荣而痛,前者属实,后者属虚。何老认为妇科之痛证纯实或纯虚者甚少,多属虚实夹杂。所以治疗不可强通亦不宜蛮补,而应以平和调理为主,佐以补虚或泻实。因此,他十分喜用调肝理脾,和血祛湿之当归芍药散。此方乃仲景之名方,原治“妇人怀娠、腹中痛”和“妇人腹中诸疾痛”。何老受此启发,以该方为基础,适当加减,灵活化裁,治疗妇科各种痛证,运用自如,得心应手。如兼气滞者,选加香附、元胡、梭罗子、乌药、枳壳等;寒凝者选加小茴香、细辛、干姜、吴萸、附片等;瘀热互阻者选加丹参、赤芍、丹皮、刘寄奴等;血瘀者选加蒲黄、五灵脂、三七、乳香、没药等;气虚者加生芪、党参等;血虚者加鸡血藤、制首乌等;肾虚者加川断、寄生等,不一而足。另外,对经病疼痛者多兼以温通;妊娠腹痛者,必兼以补肾培脾;产后腹痛、身痛者着重温补;杂病腹痛者又多兼以理气化瘀,清利湿热或清热解毒。
 
  5、妇科带证,一般指带下量明显增多,或伴有色、质、气味异常
 
  何老认为,傅青主“带下俱是湿症”一言,道出了带下病病理因素之关键,而脾虚湿邪下注,带脉失约,任脉不固,则是其主要病机。他对傅氏所创之完带汤倍加推崇,认为该方立意新颖,组方别致,用量讲究,功能补脾益气、升阳除湿,“寓补于散之中,寄消于升之内”,堪为治疗脾虚带下之第一方。所以临证每以此方为基础,适当化裁。若湿邪郁久化热,带下色黄者,则合易黄汤。同时喜加乌贼骨、鸡冠花、白芷、椿根皮等味。认为乌贼骨长于固涩止带,鸡冠花功擅祛湿止带,白芷善于祛风胜湿止带,而椿根皮则优于清利湿热、固涩任带治疗赤白带下。
 
  【科研成果】
 
  研制的“坤育灵”“坤孕安”、坤务宝”、坤痛舒”10种系列中药,经批准用于临床。
 
  【荣誉称号】
 
  全国第二批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
 
  【学术兼职】
 
  陕西省中医药学会理事、妇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西安市及新城区中医学会副理事长
 
  【主要论文】
 
  1.张晓峰,何同录.中西医结合治疗无排卵月经失调性不孕症86例疗效观察[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01,(01):74-75
 
  2.何同录,孙惠霞.中药治疗输卵管粘堵绝育术后遗症50例[J].陕西中医,1990,(04):156
 
  3.何同录.子宫畸形并子宫肌瘤不孕症治验[J].陕西中医,1988,(07):315
 
  【传承图谱】
 
  何同录→孙惠霞、张晓峰。




































  • 程懿钦================================== 12-05
  • 杨基森================================== 12-05
  • 吴正石================================== 12-05
  • 吴家荣================================== 12-05
  • 贺志光================================== 12-05
  • 廖润泉================================== 12-05
  • 果盛教育官方公众号

    果盛教育官方公众号

    课外书大全读后感公众号

    课外书大全读后感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