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文化读本
您的位置:主页 > 古今名医 > 国医大师 > 王永钧 >

第四届国医大师王永钧列传

作者:国医大师 发布:2022-09-08 18:14 来源:www.zhongyaowenhua.com 阅读:



第四届国医大师王永钧列传
 
  王永钧,1935年1月生,从医60余年,长期从事中西医结合肾脏病,专注IgA肾病研究20多年,率领团队参与“IgA肾病中西医结合证治规律与诊疗关键技术的创研及应用”项目,获得2016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年轻”,是不少人对87岁高龄的王永钧的一致印象。
 
  他的头发已经花白,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但是深邃的眼中总是灵光闪动;他在浙江省杭州市中医院已经工作了近半个世纪,依然每周坐诊,坚持与他牵挂的患者们在一起;他见证了中医药事业的不断壮大,仍积极致力于中医药学的开拓创新。
 
  第四届国医大师王永钧长期从事中西医结合肾脏病研究,专注IgA肾病研究20多年,他说学习中医的方法主要是八个字:举一反三、触类旁通。
 
  一、一场大病意外踏上从医路
 
  时至今日,王永钧依然会想起当年与西湖张姓船工的一段奇遇。彼时,年轻的王永钧已患肾脏病两年多时间,辗转多家医院诊治,病情却始终没有好转。绝望之际,他来到虽不是医生却有一张专治水肿黄胖药方的张船工处。西湖边林深草密,张船工除了撑船渡客维持生计,有空还会到山里寻采草药。在张船工处经过一段时间的中草药治疗,相关指标竟然奇迹般地全部正常了,复查了几次后也无大恙,这段奇特的经历让王永钧对中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之后,王永钧毅然辞去了在财税局的稳定工作,在家里研读起了医书。对于一个家境贫寒的青年来说,这个决定可谓相当大胆。
 
  想从一个门外汉成长为真正的医生,光有热情是不够的,一定要比别人更加刻苦,这必然是一条艰难的道路。王永钧先尝试着自学中医著作。《药性赋》《汤头歌诀》他都会背诵,《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等各家著作,他都认真研读。
 
  1954年,王永钧拜到了杭城名医王显庭门下。几个月后,爱才惜才的王显庭把王永钧推荐给了杭城名医赵志超。日复一日,静水深流,这些中医名家的医术和医德也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王永钧。1955年,王永钧又在老师赵志超的引荐下,到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师从大名鼎鼎的俞尚德。王永钧拜的最后一位老师,是慢性病调理专家,浙江三大名老中医之一,曾任杭州市中医院副院长和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副院长的张硕甫。
 
  一件小事,令王永钧对中医药学有了“颠覆性”的认识。1956年,他师从时任杭州市第一医院中医科主任的俞尚德。“一次我去拜访俞老时,他举着一张X光片在认真地看。”王永钧回忆道,这是他第一次看见中医读X光片,俞老坐在灯下,聚精会神的样子令他难忘。治学严谨的俞尚德带着王永钧读《古文观止》,让他领略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同时也不停引导他:“中医也要懂西医的知识,中医药学才会有生命力。”
 
  跟师潜心研学几年后,王永钧打下了扎实的中医基础,并顺利考入了浙江省医学院(现浙江大学医学院),并以优异成绩本科毕业。他还在浙江中医学院(现浙江中医药大学)主治医师提高班学习并顺利结业,打下了扎实的中西医学基础。
 
  二、闯出中西医结合治疗肾病路
 
  依托于丰富的中、西医学基础知识和临床实践,王永钧在中西医结合治疗肾脏病领域闯出了一条路。
 
  20世纪60年代,王永钧与同事洪用森在杭州市第一医院创建中医病房、在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创建中医内科病房。
 
  1986年,王永钧被调到杭州市中医院任副院长,他高屋建瓴,创建省内首个中医肾病专科,开创国内中医院多个第一:第一个开展肾穿刺活检术,为中医微观辨证提供依据;第一个建立肾病实验室;第一个开展中药皮肤、结肠、血透等系统透析疗法。科室逐步建设成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学科和专科、华东区域中医肾病诊疗中心。
 
  王永钧始终坚持走求实创新之路。首先,他整合中医治证和西医治病的特色和优势,将“审病—辨证—治病/证”这一临床思维方法成功应用于肾病临床实践,病证结合,中西合璧,取长补短。其次,拓展象思维,建立肾脏病中医微观辨证体系。再次,创新“风湿致肾病”理论。该理论被中华中医药学会肾病分会纳入“原发性肾病综合征的诊断、辨证分型及疗效评定(试行方案)”,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中医临床路径及治疗方案所采用,并在“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项目中,被全国13家三甲医院临床验证。
 
  王永钧主持完成国家科技部“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1项,省部课题2项;获省部科研成果9项,其中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并获国家发明专利2项,以第一作者在国内外发表论文70余篇,主编学术专著4部,参编《中西医结合肾病学》《中医肾病学》等4部专著。
 
  三、二十多年专注IgA肾病研究结硕果
 
  “IgA肾病(以系膜增生及系膜区显著弥漫的IgA沉积为特征的一组肾小球疾病)好发于23~45岁的青壮年,近三分之一的患者在5~20年间会演变成尿毒症。”王永钧说,我国目前有血透和肾移植需求的患者中,26.6%的人患有IgA肾病。
 
  20多年前,王永钧专注于这种亚洲发病率较高的肾病,决心要去研究它。
 
  “以前对肾脏病的检查手段没有现在这么先进,很多慢性肾病患者很难早期发现,等到症状明显起来,往往已经发展到终末期,变成尿毒症。这个时候再去干预已经太晚了。”王永钧说,这些年来他们一直在研究,创建优于传统中医与现代医学的IgA肾病中西医病证结合理论体系与创新治疗技术,根据每个人不同的体质,在慢性肾病不同的发展阶段,通过中西医结合的方法进行早期干预,提高治疗效率。
 
  在对1000余例IgA肾病患者进行研究分析后,他和团队为IgA肾病明确并首创了五型辨证:风湿、肾虚、瘀痹、肝风、溺毒。研究发现,肾病疾病发展规律是由风湿侵扰,并逐步导致肾气阴(血)虚、肾络瘀痹、肝风内动、溺毒内留。鉴于此,王永钧考虑,如果能将中医的整体观融入西医临床实践上,从中西医结合角度揭示IgA肾病进展机制,就能创建出中西医结合治疗IgA肾病的新方案,并且几乎适用于所有的原发性肾小球病。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多年潜心研究,王永钧团队参与的“IgA肾病中西医结合证治规律与诊疗关键技术的创研及应用”项目,完成了中西医结合“理论—辨证—治则—新药”研制的全链条创新,该方案显著提高了IgA肾病知晓率和治疗率,使因IgA肾病导致的新发尿毒症下降10.5%。IgA肾病系列课题所取得的多项成果,被推广应用至1700余家三甲医院,使广大患者受益。该研究获得2016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四、德艺双馨的“最美长者”
 
  王永钧特别能理解患肾病病友的心情,这种需要和疾病长期做斗争的痛苦,他自己也曾经历过。临床耕耘六十余载,博古通今,学贯中西,医德高尚,虽已是耄耋之年,他仍心系患者,坚持每周四个半天门诊。
 
  门诊中找王永钧看病的肾病患者主要以疑难病例居多。这些患者不仅来自全国各地,还有许多是从美国、菲律宾、新加坡等国家慕名前来。他们就诊时常带着厚厚一叠的各类检查报告单。王永钧都会一页页仔细翻阅,耐心问诊,和很多患者都建立起了深厚的情谊。
 
  30多年前,来自福建的邵先生患上了肾病综合征。辗转多家医院治疗却收效甚微,后四处打听找到王永钧。当时,邵先生刚结婚,十分担心自己病情变得严重,以后只能靠透析维持生命。了解到情况的王永钧一边耐心地安慰他,舒缓情绪,一边根据他的病情和体质,为他进行中药对症治疗。几个月后,邵先生尿蛋白降下来,浮肿退了,肾功能接近正常人。看到检查结果的瞬间,邵先生和妻子紧紧相拥,喜极而泣。如今,邵先生情况一直很好。受王永钧的影响,他觉得当医生特别神圣,还让儿子报考医科大学,希望他能成为一位像王永钧这样治病救人的好医生。
 
  45岁的周女士是带着哭腔走进诊室的,见到王永钧时,她一边抹眼泪一边说:“王教授,您一定要救救我啊!”原来周女士一直患有慢性肾病,平时靠吃药勉强控制病情,但在不久前单位一次体检中发现她的血肌酐超过300μmol/L,尿蛋白出现3个+,进一步检查发现她的24小时尿蛋白达到3200毫克,肾穿刺病理检查显示IgA肾病(增生硬化型),50%以上肾小球已硬化,即肾脏的一半以上功能尽失!如此恐怖的结果把周女士吓坏了,辗转不少医院都诊断她为慢性肾功能衰竭。“完了,完了,我的肾脏是不是没救了?”周女士整日忧心忡忡,以泪洗面。
 
  王永钧仔细研究了她的各项检查报告,从中抽丝拨茧终于发现了转机,“患者的病理虽然提示以慢性病变为主,但仍有活动性病变,若及时干预,病变的肾小球还是有恢复功能的可能。”他为周女士制定了详尽的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历经九个月的治疗调理后,周女士的尿蛋白转阴,血肌酐已经下降至140μmol/L,这让她如释重负。
 
  一些肾病患者心情沮丧,还有因经历了漫长的求医过程却久治不愈的急躁。面对这样的患者,王永钧总是有十二分的耐心和细心,哪怕是一些复杂的医学原理,也会用简单的方法跟患者讲清楚来龙去脉,这样看完一个患者通常需要半小时,上午的门诊拖到下午一两点才结束也是常事。
 
  “患者永远是第一位的。”这是王永钧常说的话,也常常用来告诫学生们,王永钧始终觉得自己对患者的付出很值得,因为治病救人就是他从医的初衷,只要把患者看好了,心里自然高兴。
 
  谈起和患者如同朋友一样的关系,王永钧满脸笑意。“把患者看好后,心情就会非常好,有的患者也会终生难忘。”有一次,他和家人办事经过河坊街,突然有人从街边冲过来一把拉住王永钧的手,激动地说:“我的命是你救的!”
 
  2007年,王永钧获评杭州市德艺双馨名医,2009年获杭州市第二届杰出人才奖,2019年荣获“杭州工匠”和“最美长者”荣誉称号,2021年荣获浙江省“医师终身成就奖”。
 
  五、为中医传承创新辛勤育桃李
 
  王永钧致力于中医药事业的传承、创新和发展,培育人才无数,先后培养出5位肾病专/学科带头人,4位国家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指导老师,4位浙江省名中医,8位杭州市名中医。他还曾担任浙江中医药大学硕导和博导,培养博士8名、硕士21名;培养继承人6名;带教全国优秀中医临床研修人才7人。曾任杭州市第2~4届中医学习班班主任和教师,培养的学生目前多数已成为省市医疗单位的中医骨干力量,其中,多人获得中国中西医结合特殊贡献奖、中国中西医结合青年贡献奖、全国百名杰出中医等荣誉。
 
  他的学生记得,王永钧偶尔碰到外地患者因带的钱不够而不能及时配药回家的情况,为了不让他们多跑一趟,多一笔路费,他会拿出自己的钱为患者垫付。“我自己也曾是患者,我理解他们身体抱恙时的无助感。”
 
  前来求诊的肾病患者,大多是辗转多家医院后才到这里。“很多年看下来,患者比较急躁,年轻医生和这些患者沟通有时不顺,但在王永钧老师这里,这些都不是问题。”一位学生说。
 
  可是做王永钧的学生,却没有这般“温和”的待遇。学生们很能理解什么叫严师出高徒。“王永钧老师很严厉的,在看诊、临证的过程中,随时提问。”
 
  30多年前,王永钧刚调入杭州市中医院肾病科的时候,科室只有2名医生1名护士。如今,这个科室已经成长为一支庞大的医教研团队,拥有独立层面的门诊、病房、血液净化中心、肾病实验室。2019年12月,经杭州市卫生健康委批准,杭州市肾脏病医院落户杭州市中医院。




































  • 熊继柏================================== 09-23
  • 梅国强================================== 09-23
  • 廖品正================================== 09-23
  • 薛伯寿================================== 09-23
  • 刘嘉湘================================== 09-23
  • 李佃贵================================== 09-23
  • 果盛教育官方公众号

    果盛教育官方公众号

    课外书大全读后感公众号

    课外书大全读后感公众号